不是这个世界抛弃了你,是你放弃了你追寻的世界

嘛,大概还有三个礼拜的时间吧,就要毕业出去实习了

其实要说没有想过一些事情吧,自己都骗不过,虽然嘴上一直挂“到时候再说吧,现在还早”、“还有多久多久呢,现在急什么”,实际上就是自己心里也没谱吧,但是又不想让自己紧张。

[多久才能够从身后走出来呢?]

虽然没有被人提起过,但是自己是觉得自己一直习惯与站在他人的身后,没有主动都是被他人推着或者找上来的事情,才扭扭捏捏的上阵的吧,虽然可能有些是自己想做有些是自己不想做。

写不下去了…

近来总结

WordPress出现了很多莫名其妙的问题,以前也出现过,但是关闭一些插件又有缓解,也问过小新很多问题,但是最近越来越严重了,应该是过去几年中Wordpress升级和我插件安装卸载哪个环节出了一些问题,然后慢慢累积起来,Update也没能修复这些问题导致现在打开某些链接会长时间的占用PHP线程,然后一直死循环,嘛,反正也不管了,过了12月再说,看我会不会继续续费这一个域名。

这几个月没有更细的原因也是因为不知道写什么,而且自己也没在做什么,虽然要毕业了,虽然总想着拉一票人做点什么但是到最后什么都没做。

[你只是太闲,关键是你有没有目标,你读完书后,想干嘛]

确实没有刚入校那种激情了,缺乏报复,也不知道对于未来自己该做什么,虽然挂在嘴边“船到桥头自然直”但是每次都是拖着拖到不能再拖的时候被逼着或者要么自己放弃了要么被放弃了。

哦对了,最近学校通知我们可以做毕业设计了,到时候提交再来一张合影就能够出去实习了;这是我俩年前最想做的事情,但是真正面临的时候并没有来的那么兴奋。

这一段时间晚上有时候会做梦,有时候没有,可能是我每天晚上睡眠时间太少了的原因,最近渐渐的有一种孤独感,[你真的需要去找一个女票了],最近虽然和她再话比较少,如果聊到一起的话话题还是有的。

我不知道我俩年前的事情我到底错了没有,我觉得我可以为我做的行为认错但是不能够为我自己的想法认错,至少我心里是这么想的,她让我改变我觉得还是挺多的,至少那一年是如此,要说感情还是有的,我并不知道那天晚上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但恐怕这就是问题的本身吧。不过至少看起来还是拿得起放得下的,虽然那段时间晚上没少去吵朋友,但好歹也是没有主动回头联系过一次。

blog.thiece.cn建立与2012年12月,马上就要迎来它的三岁生日,以前它叫Thiece Blog是一个自我吐槽的个人博客,今年年初看到Expelled From Paradise构建的Deva,那是我向往的维度,于是改名为Deva;未来并不知道改去向何方。

刚才搜索的时候发现Expelled from Paradise -Godspeed You- 剧场版出来了,看封面就是一个非常不错的样子,想去看看。

WordPress的问题越来越突兀了,发这篇文章都显得好困难。

我们离世界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一开始是有的,然后,它就没有了。起初,它的失踪激起了很大的声音,后来,声音也消失了。我在想,也许几十年后,我们的下一代会慢慢地不知道Google是什么网站。不曾听说过。

还有不到一个月就是9月20日了,这恰好是中国首封电子邮件发送的28周年纪念日。这封邮件的内容是:“Across the Great Wall we can reach every corner in the world.(越过长城,走向世界)”现在看起来,极具讽刺意味。

end_of_shadowsocks_pic1-1024x639

Shadowsocks是一个轻量级Socks代理软件。其首次出现是在2012年4月20日,作者clowwindy在V2EX社区发布了Shadowsocks并将其开源。因为Shadowsocks良好的性能,所以广泛地被大众熟知,并衍生出了各种版本。现在已经拥有了一套完整的解决方案,包括服务器端的Python、Nodejs、Go、libev和客户端的Windows、MacOS、Linux、iOS和Android,以及在路由器上的嵌入式版本。

end_of_shadowsocks_pic2

Shadowsocks的出现,带给了我们更理想的上网方式,可以通过白名单模式来实现智能代理,这对于我这种平时在Google、Youtube等网站上查查资料,玩一下舰娘,偶尔在GitHub上浏览开源项目的人,提供了极为流畅的体验。

然而,人怕成名猪怕壮,Shadowsocks的蓬勃发展开始受到了有关部门的关注。曲径、红杏出墙等服务相继下线也许是个预告,Shadowsocks总有被干掉的一天。终于,这一天到来了。

end_of_shadowsocks_pic3-1024x298

8月21日,clowwindy在GitHub上发布一条Issue,用调侃的语气表示他被请去“喝茶”,随后便停止了Shadowsocks相关项目的开发:

I was invited for some tea yesterday. I won’t be able to continue developing this project.

 

8月22日,作者在GitHub上删除了所有的项目代码,只留下空空的列表。

end_of_shadowsocks_pic4-1024x307

我想,作为一个独立开发者,他迫于压力没得选择,情有可原。但是,这样一个优秀的开源软件就此终结,我们的心情是悲痛的。而且Shadowsocks协议也命不久矣——失去了维护和更新,再加上最近GFW部署Shadowsocks协议干扰和屏蔽算法,不久的将来,Shadowsocks也会成为一个回忆了。

end_of_shadowsocks_pic5

新时代中,我们看到的不是网络越来越开放,反而是墙越筑越高。我们的国家一边对外高喊:“网络是自由的,是透明的”的口号,一边高建城墙。这仿佛让我想起了在拨号网络时代的Chinanet网络,逆行倒施,算是时代的悲哀了。

Shadowsocks倒了,还会有人站起来吗?我不禁想起鲁迅先生曾说过的一句话: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via:我们与世界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Bilibili弹幕过滤更新

因为自己在B站上看视频的时间越来越少所以也没太注重这东西了,但是最近实在忍不住了,果然脑残茫茫多B站占一半。

1、添加了一些关键词

2、删除了一些关键词

下载地址:http://yunpan.cn/cd55cH48zBY5Z  访问密码 1712

Github:https://github.com/Thiece/bilibili-safe/blob/master/tv.bilibili.player.xml

浅谈那些退步式的产品

本片文章写的很乱,看看就好,只是最近积累了很多吐槽能量。

 

Hiwifi/极路由

我是极路由1和极路由2的用户,在最处因为圈子里面很热们的关系所以也跟风买了极路由1,到手之后,确实觉得确实不管是从产品包装还是产品本身,做工都很精细细致。附送的超长的面条式的网线和和电源线确实很方便实用。而且也是我用过这么多路由器中工作温度最低的一款。包括在说明书包邮卡都是用一张硬纸壳包起来封装在一旁的。那时候我是199购买的,购买的第二个月他就降价到99了。

抱着对极路由1良好的印象,我买了极路由2,虽然包装的纸壳还是那个大小,但是内容完全变了,极路由1里面使用硬纸板每个隔开(就像你手机包装一样),极路由2就变成传统的路由那种廉价的塑料模具分隔了;而且也没有附送网线,也是我买了这么多路由器中第一款没有附送网线的路由器;虽然电源从5V1A增加到了5V2A,但是体积却大了俩倍不止,这一点同样是手机充电器的5V2A只有它的四分之一大小。而且说明书就这么随机的摆放在机器的上面,有一种让我觉得是不是买到假货了的感觉。

 

Meizu/魅族

MX4用户,对于MX4为什么和MX3工艺相差这么大我就不评判了,毕竟价格差(然而MX4P也好不到哪里去2333),但是在MX5发布会上,魅族以往一直提到的一个点,也是魅族最吸引我的一个点,它没有再提到,“边框”;不能说你使用了A屏你就能够放弃你以前塑造好的产品的形象,果然实体机出来了之后,那个边框,那个黑边,然觉一夜回到解放前,MX系列的一代特色在MX5上得到终结(小圆圈是在MX4P上被终结的)

 

Smartisan/锤子

略(详情看罗永浩微博)

 

Thiece

我要更新博客!然后没动静了;我要去做设计稿!然后一个礼拜终于出了一个;我要改主题!然后出来了一个半成品;我要早点睡,终于看完小说了(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