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自知乎

============答案已更新===========
============答案已更新===========
============答案已更新===========
 

============原答案部分===========

不请自来,匿名答一发

君名看完之后,作为男性很自然地,对于宫水三叶这个角色产生了好感。因此在分析过程中有可能出现过度解读或者脑补的情况,如果有不认同的地方,还请看官轻拍。为了便于阅读,我尽量不插入图片,保证叙述的完整性。

资料来源:电影及官方MV

官方漫画(已经更新至第7话)

萌娘百科

官方设定集扫图

外传小说第一章

台版官方小说

Pukiwiki

以及一些其他各种贴吧/论坛内的讨论


首先要说明的是,宫水三叶的人物设定并不是诚哥,而是曾经为《龙X虎》《未闻花名》等做人设的田中将贺。并且,田中将贺并不是第一次为诚哥做人设。在之前的一部为某教育机构创作的广告短片《十字路口》中,考大学的女高中生仓桥海帆就是田中将贺做的人设。诚哥坦言,《十字路口》为《你的名字》提供了创作灵感。

另一位作画监督是安藤雅司,他非常擅长于刻画女性细腻的动作,这里说的不仅仅是萌,而是一些用非常细腻而连续的动作刻画来体现女性的心理活动。这些神态以及表情的细腻刻画,一方面让人物显得丰富生动而活灵活现,另一方面,也是内心活动的夸张表达,在几秒钟的时间内做出人物动作的大量变换,从而表现极为连续流畅的心理活动。(关于这一部分的具体描写,可以参考PA社的《白箱》中对于虚拟人物“阿鲁瓶”的表情刻画。)

因此,对于宫水三叶这个人物的分析,我个人认为也必须从非常细腻的角度入手。一方面,是人设田中将贺非常精于此道,用夸张的恰到好处的动作来表现人物的细微之处的感情,这可比作是“软件”条件。另一方面,安藤雅司与新海诚擅长的极致细致的作画,实际上也进一步为细腻的体现人物而作出了“硬件”上的保证。

1. 从三叶自我视角的日常角度来看待宫水三叶

在君名中,刻画女主角的形象用了两个性格,一个是三叶自己本体灵魂在三叶自己体内,另一个是泷的灵魂在三叶体内。那我们首先从”自己在自己体内“说起。

1.1 三叶在学校的关系

首先我们先看一下表面的现象:从泷互换到三叶体内所写下的情报来看,三叶似乎没有什么朋友。而在官方漫画中,三叶在第一次身体交换之后,以本体来到学校,却出其不意的收到了很多她从没有参加过的社团的人的赞许和好评,比如棒球社邀约三叶来打棒球。

而在动画中,三叶在遇见时尚三人组嘲讽之后,又被父亲当众训斥走路要挺胸抬头。并且在小说里,这个”时尚组”是三叶自己起的名字,与之对应,她称自己,与敕使,沙耶香三人组为“朴实组”。

三叶在学校实际上是一个很低调,并且尽量不惹事,朴实无华,甚至比较软弱的形象。这一点其实很容易理解。在学校里,三叶和敕使这两个“官二代”,由于具有家族的光环,而容易受人嫉妒。这也就非常自然的受到了同学们的排挤,而她无力,或者说不敢反抗,只得忍气吞声。

这里补充一下为什么三叶在学校容易受人排挤。主要有两个原因:首先是她自己作为巫女的身份,由于糸守镇所有典籍都已经付之一炬,流传下来的只有巫女舞等等这种纯粹形式上的东西——甚至连乐队都没有了,只能用录音机放音乐——没有了文化内核只剩下外在的传统艺术自然应者寥寥,并且很容易受到年轻人的排斥——如果说敕使来看巫女舞算得上对三叶的喜爱,那嘲讽三人组就纯粹来看三叶出丑的了。另一原因就是小镇上传统思维依旧很僵化,三叶的父亲在演讲的时候围观的人就很少,而且下面还不乏议论纷纷者——反正又是宫水胜出吧——大家都知道这个町长的上任背后有着py交易,自然也就对这个町长没什么好感——反正小镇也无非就是那样。
三叶一个人拥有两个特殊的身份,而这两个身份是如此的矛盾,那在排外严重的日本校园内,三叶自然也没有什么朋友,而且可能还比较严重——泷穿越过来之后没几天就发现了这一点。

通过小说我们可以看出来,这个1500人的小镇的人物关系非常的粘稠,大家基本上都是认识的。这里必须要插入一些官方外传里的描述。三叶的母亲二叶当年在村里作为神社的掌管人,在村民内的口碑很高。大家都认为二叶无事不知,认为她是小镇守护神的代理人。由于小镇存在着这样封建迷信的文化,导致二叶在去世的时候,所有的村民,包括她的母亲一叶,都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别的悲伤,除了入赘的三叶的父亲宫水俊树。当年三叶在村子里被称为“大小姐”,而他的父亲由于对神灵的信仰破灭而抛弃了神社的神职工作,对于三叶而言,当时11岁的三叶的理解却是“父亲抛弃了我们”。

对于一个11岁的孩子,母亲去世,又被父亲抛弃,身边还有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妹妹,三叶的童年空有一身光环,但实际上内心却极为苦闷,或者说,缺爱。

这也造成了她隐忍的性格。在电影中,三叶以本体形式到学校的时候,都是低着头迈着小步子,闷闷的走到最后一排自己的座位上,极少惊动任何人,而且,也极少有人主动来和她搭话。她的两个好朋友,沙耶香和敕使,实际上敕使对于三叶有着朦朦胧胧的喜欢的感觉,但是三叶却总是充当一个”媒人“的身份。她身为宫水家大小姐,却总是撮合沙耶香和敕使,这其实也是自卑的一种体现。

1.2 三叶在家庭中的关系

另一个层面,则是她对于家庭,对于小镇传统文化的态度。在那之前,宫水家族的继承人都是女性:宮水豐子→宮水節子→宮水言子→宮水言葉→宮水一葉→宮水二葉→宮水三葉和宮水四葉。虽然一叶没有明说,但是这家族只有女孩,一方面可以理解为是神灵的诅咒,另一方面,也是代指这是一个女权的社会。外婆作为神社的掌管者,代表了传统文化的一方势力,宫水俊树作为镇长则代表了现代社会的政治家。这二者具有本质上的价值观冲突,在三叶的家里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一个明显的例子就是,三叶实际上对于巫女的工作非常不满,在表演口嚼酒的时候,甚至“恨不得要炸了神社”。但是在外婆千篇一律的讲起古老的传说的时候,三叶并没有体现出任何的不耐烦,至少,她没有写在脸上,并且还配合外婆给四叶普及知识。(各位可以设身处地地想一下,你家的老人天天给你讲“粮票的故事”,你绝对烦死了。)三叶自己对于这种传统的文化实际上没有任何的归属感却还不得不接受,这也是她在完成神社仪式之后对着糸守湖大喊自己想要成为东京的帅哥的原因。

为什么去东京?她厌烦这里粘稠的人际关系和毫无生机的生活方式。

为什么是变成帅哥?因为她在这里作为女性处处受到了传统的束缚,而如果不离开这里就不能得到解脱。

另一方面,也说明了外婆在家里的强势。相对传统而压抑的生活环境,以及”被父亲抛弃“的失落心理,造成她相对自我封闭而软弱的性格,也导致其在学校作风过于低调,比较自卑,没有什么朋友。

2. 从其他人的视角来看待宫水三叶

全剧中,除了男主角立花泷之外,还有敕使,沙耶香,外婆等人对于三叶的互动。但是就目前的资料来看,沙耶香和外婆对于三叶的看法较为不明朗,没有明确说明。那么我们来分析一下剩下两个人的心理活动。

2.1 勅使河原克彥的角度

敕使和三叶是从小玩大的朋友。作为村内最大的工程公司(几乎也是唯一的)的社长的儿子,他家庭对于这个小村的影响力可以说丝毫不亚于三叶的父亲。敕使同样不喜欢这个小镇,不愿意继承父亲的工作。但是在沙耶香问到的时候,他却说,我会留在这里。

相对于两位女生更为直白的表达想要离开,敕使一定程度上接受了自己的宿命。

那么,敕使对于三叶这种朦胧的好感,其实来自于他对于三叶心中苦闷之处的认同。在三叶提出炸变电站的时候,沙耶香作为来自村内广播员家庭(她的姐姐就是村内现任播音员),并没有很强的搞大新闻的意愿。而敕使则同意炸掉变电站,甚至没有经过任何考虑。其实在敕使的心里,他早就想用自己的方式实现反抗,而穿越后的三叶给了他这个机会。

一个细节就是,一开始敕使骑车带着沙耶香,表情是较为苦闷的,而看见三叶之后一下子变得开朗起来。实际上,敕使相对于沙耶香,他更理解,更感同身受的,是三叶。
但是在最后俩人造成小镇停电之后,三叶突然发现自己“忘记了那个人的名字”,而这一瞬间,敕使明白了三叶心里最爱的不是自己。

不过这俩人互动也就仅限于此,并没有什么特别值得深入挖掘的东西。下面说说男主角视角的三叶。

2.2 立花泷的角度

立花泷在初次穿越到三叶身上的时候,对于三叶的肉体大加赞赏。在一些资料中,泷实际上不仅仅摸了胸,而且还曾经抱着自己的(三叶的)身体在地上打滚,让四叶觉得“姐姐神神叨叨的”。

但是肉体毕竟是最初级的方面。我们来说说性格上的。

有人说,三叶和泷的感情,发展的过快。一首《前前前世》几分钟的时间,用MV一样的快速镜头切换讲完了俩人互换之后的欢乐小故事,并没有情感上的铺垫。这里,我认为,的确是新海诚”不善于讲故事“硬伤的体现。实际上,电影里面有几件事情,直接的拉近了两人的感情。

首先就是泷帮助三叶重新确立了她在学校中的地位。前面说过,三叶在学校里是非常压抑的,受人欺负却不敢反抗。泷则没有三叶那样软弱的逆来顺受。实际上,泷灵魂的三叶在美术课上不仅仅是踢倒了桌子,在小说中是直接把时尚三人组用来写生的花瓶踢碎了。【感谢

的提示,此处不实已经删掉】三叶自己说过,自己是非常不擅长体育的——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她的自卑,不敢于在体育课上,在同学面前表现自己——而泷根据设定,以前曾经是学校篮球队的成员,所以在这里用自己的篮球技巧让三叶在体育课上大放异彩。泷用自己男性化的性格帮助三叶在学校里成为焦点人物。三叶自己也很惊讶于收到了很多情书,并且还非常霸气的回复“我会考虑的”,一副“追我的人排着队呢你们慢慢等吧”的霸气态度。

那三叶对这种自己地位的变化喜不喜欢呢?在三叶的手机留言中,几乎所有的吐槽都集中在身体上,比如说不能洗澡,不能和女同学一起换衣服,不许摸胸之类,但是丝毫没有提到对于学校的影响。三叶在学校里压抑的悲剧,很大程度上是来自于她原本的软弱和自卑。

还有一个重点,是电影里没有提到的:三叶实际上非常想要改善和父亲的关系。

当时宫水俊树说出“我爱的不是神社,是二叶”的时候,三叶痛苦的捂上耳朵跪在了地上(来自电影里泷喝下口嚼酒之后看到的三叶的回忆),三叶自己的理解是,“父亲抛弃了我们”。她软弱而自卑的性格,导致她得出了这样的结论。然而,另一个层面上,三叶又不认同神社的价值观,相对的,则一定程度上认为父亲的那种现代化的政客思路更有吸引力,虽然她并不喜欢这个父亲。由于立花泷的父母离异,穿越到泷身上的三叶,看见了泷和父亲和谐的关系,非常的羡慕,就借助泷的身体,提出了“要去父亲的工作单位看看”。

而泷的父亲则表示,这是他第一次看见这样的请求。

然而,三叶用泷的身体来到了位于霞关【注意这是日本政府所在地】的父亲的单位,三叶却不知道做什么,就是那样呆呆地站着。后来,借助泷的本体提问,泷的爸爸说出了那样的描述:

“你当天晚上仿佛有很多的话想要对我说,一直不停地’爸爸你听我说,爸爸你听我说‘,而且还说要给我做好吃的,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的你,真是非常可爱“。

神经大条的泷只是觉得三叶居然背着他去了父亲的单位并且还要做好吃的,非常的奇怪。而泷父亲的几句话,则直截了当地指出,三叶实际上非常希望能够和那个“抛弃了自己的父亲”面对面的交流,说出自己的心声,另一个层面上说,是获得自己缺失的父爱。

然而真实的三叶,却被小镇的人情所困,被自己家世的枷锁所扰,一直在刻意压抑自己的感情。不光是对父亲的,也有对泷的。

在小镇里的三叶,一直在有意无意的撮合敕使和沙耶香的感情——在手机留言里提到了“不许和敕使过分亲近,他和沙耶香是一对”。
在东京,泷身上的三叶,则也在不停地为奥寺前辈和泷的感情创造条件。直到泷和奥寺前辈约会的时候,三叶才正视了自己的感情,流下了“不知道为何流下”的眼泪。
——可怜的三叶,连自己的真爱,都不敢正视,却想要把他拱手送给一个素昧平生的人。

3. 插曲——泷和三叶感情的发展

如前文所述,新海诚由于对于故事节奏的把控仍旧是稍逊一筹,因此给人一种两人情感发展过于迅速的违和感。这里我们抛开故事本身,想问问,到底,一对恋人,在爱情的烈火燃烧殆尽之后,还剩下什么?

无尽的,枯燥的,生活。

没有人能够戴一辈子面具,尤其是在自己的配偶面前。无数的恋人,在真正开始日常生活之后,摩擦不断,矛盾丛生,甚至到了婚姻破裂的程度,本质上,还是对于对方的真实面貌不够了解。

而诚哥非常讨巧的设置了一个身体互换的情节,让两个人的关系,直接跳过了“热恋”,而走向了“生活”。

就像泷对于奥寺前辈的情感一样,在约会的时候,男主表现的慌乱而不知所措,另一个层面就是说,他不敢把自己的真实一面展示给奥寺前辈,做不到用真实的自己落落大方的约会,却总是紧张兮兮的想着如何讨巧她,甚至巴望着能够让三叶穿越回来代他应付约会——然而在面对三叶的时候,却是如此的真实,把自己的喜怒哀乐都写在了脸上(实际上确实写在脸上了),也就是所谓的,虽然看上去两个人在傲娇的互相吵架拌嘴,但是对于对方的生活,对于对方性格的本质,有了最直观的理解。

只有看到你最真实的一面,才能获得真正毫无掩饰,最纯洁的爱情——诚哥想要表达的实际上就是这样的含义。如果我能够彻底完全的体验你的生活,那么,一个月的时间,足够我们彼此相爱了。爱情不只是有钻戒和热吻,还有对方的脏衣服臭袜子和锅碗瓢盆。我已经看到了你最生活的一面,我有什么理由不爱你呢?

4. 三叶自己的成长与发展

到目前为止的5000个字,都是在说彗星砸落之前,两人互换身体阶段的故事。然而,在最为催泪的后半段,三叶的性格得到了极大的丰富和延展。这里,我用几个小剧情爆点来说明。

4.1 三叶去东京找泷

在小说中有过这样的描述,说三叶去东京实际上是一时起意,在上学的路上突然和妹妹提到自己要去东京,甚至没有和外婆说。

另外一个问题中,早已经提到过,三叶去找泷这一次,要花费她几乎全部的积蓄,在路上单程就要花费五个多小时。然而实际上,由于存在3年的偏差,三叶找到的是还在上初中的泷,而那个时候,还没有开始身体互换。

在三叶决定去东京之前,并不知道存在时间差的三叶还曾经自言自语过,担心会毁了泷和奥寺的约会,因而就只想着在远处默默跟着就好。然而最为令人痛心的一点是,就算没有时间差,三叶也可能找不到泷和奥寺….

这里我们可以参考这张地图:

红色圈代表三叶的行动路线,而蓝色圈是泷与奥寺约会的路线。红圈1是三叶在新干线上进入东京市的街景画面。之后三叶看着巨大的地图找路是在圈2的位置。之后有一些三叶脚部的画面(作为足控表示简直是太棒了),在路上奔走,是在圈3的位置。后来在天桥上给泷打电话,有一个三叶疲倦的拎着书包爬楼梯的特写,是在4的位置。最后三叶又回到圈2的位置,在车站找到了电车上的泷,之后在圈5的位置留下手绳并下车。

而蓝色圈1是奥寺和泷喝咖啡的地方,蓝色圈2是他们约会,上观景平台,看画展的位置。可以说,三叶把整个千代田区走了个遍,却唯独没有往南走去看一看国立美术馆周围的地方。 这种路线,就算是两个人没有3年的时间差,怕是也很难碰到彼此,实在是一个非常恶趣味的设定。

三叶这一路可以说是非常的辛苦,新海诚用大量脚步的描绘体现了出来。这里必须要再说一下田中将贺细腻的刻画:在三叶脱下鞋子揉脚之前的步伐和之后的步伐明显不同,在神社前面的楼梯上坡那里能够明显看出她非常的疲倦,脚步不稳。在小说里有描述,三叶长时间的疾走,”像无头苍蝇一样乱撞“,在最后黄昏时分,她“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

而翘课一天,花光所有的零花钱,疲倦的身体,却只收到了一个残忍的拒绝。这里就是剧情的第一个催泪之处,让原世界线的三叶不仅在第二天难过的剪短了头发,没有去学校,还在彗星分裂之中抱憾而亡。

然而就是这样,在穿着浴衣的三叶看着彗星的时候,却依旧想着,泷君也在和她一起看,虽然,十几个小时前,她并没有被梦中的情人认出来。

三叶为什么在这件事情上体现出了极大的行动力?对比一下那个曾经软弱的三叶,泷是第一个真正让三叶直视自己内心的人。三叶因为泷的帮助,在学校内的环境获得了改善,正视了自己面对父亲的态度,短暂的获得了缺失的父爱,又认清了自己的真爱——所以三叶才会如此不顾一切地去追求她的爱人。在那个软弱的外表下,一旦内心被打开,三叶就会拥有如此的行动力,换言之,曾经软弱的那个三叶的内心,由于泷的感染,在这一刻变得无比的强大。

4.2 世界线发生改变,两人拯救小镇

这里可以说是全剧的最高潮之处,而高潮中的高潮,也就是赚取了无数人眼泪的地方,就是三叶摔倒之后,看见掌心的”我爱你“重新站起来那里,配合BGM-Sparkle再一次进入最高潮,让观众的感情迸发到了极致。

剧情就不再重复了,黄昏之前的三叶是泷的灵魂,不在这里讨论,我们只说两个人黄昏见面,回到本体之后的部分。重点说几个体现三叶特点的地方。首先是两个人见面之后,并没有像大家想的那样,卿卿我我说很多甜死人的情话,却在把话题放在了口嚼酒和揉胸上,两个人在很蠢的打情骂俏。很多人觉得这里强行加笑点并不妥,但实质上,体现了三叶在面对泷的时候,彻底的真实。这真实就体现在,我的一切喜怒哀乐都快速的表达出来,你说你喝了口嚼酒,我感到恶心,我就一下子说出来。而当泷说”我只摸了一次胸“的明显的瞎话的时候(四叶一直在和三叶说她不只摸过一次胸)但是三叶还是没有任何怀疑的相信了。这种毫无保留的真实和信任,通过看上去无厘头的对话表达出来,让人感觉泷和三叶不像是才认识一个月的初恋情人,而像是一对老夫老妻——在前面的表述中,我提到过,他们直接跳过了”热恋“的部分而进入了彼此的生活,在这里得到了体现。三叶本质上是一个非常坦诚而率真的女孩,而正是这种率真,让她能够直面自己的情感,用最纯洁的感情去爱立花泷。

黄昏之时结束的时候,三叶跑下了山。到底这个山有多高呢?小说中提到,随着高度的逐渐上升,已经没有了什么高大的树木,周围只剩下长满苔藓的石头,三叶脸上的汗珠在山顶的风中被一下子吹干了——再对比一下画面的实景,整个山都在云层上面,虽然没有给出实际的高度,但是这座环形山确实是非常高的。熟悉道路的外婆花了大半天的时间爬山,不熟悉道路的泷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才找到环形山,而且,环形山距离糸守湖,确实有着相当的距离。

然而,留给三叶的,只有2个小时。

然而这个时候的三叶,昨天刚刚从东京一路狂走回来,今天下午又手脚并用的爬上了山。本不擅长运动的她,却要挑战自己的身体极限。三叶一边喊着泷的名字,一边疯狂的跑下山。这里小说里也有着详细的描写:三叶离开公路,抄小道跑向父亲的镇长办公室,草木的荆棘划拉着她的腿部,阵阵的刺痛游走在身体里,蜘蛛网贴在脸上,嘴里都是不知名的小飞虫。

虽然”日剧跑“是一个日式电影/电视剧里常见的画面,但是看到这里,三叶如此的拼命,还是让人感到非常心疼。

这里有一个细节,三叶在拐下山脚的时候,同样是细腻的刻画了跑步姿势,她的大臂已经几乎摆动不起来,小臂在无意识的晃动,豆大的汗珠不停地从脸上滚落。然后,摔倒了,并且脸先着地,又滚了好几圈。——然而三叶穿的是轻薄的夏装……

小说里的描述,三叶确实是疼的昏了过去,几乎失去了知觉。观众(尤其是男性观众)看到这里都心痛的快哭出来了——当看到那个满身擦伤,痛苦的在地上喘息的三叶。

而三叶在最困难的时候,想起了他的名字。在打开手掌的那一瞬间,手掌上的字是”我爱你“。

不得不说,如果说,在前面,互换身体让三叶认识到了自己的内心,山顶相会让三叶收获了自己的真爱,那么这里,三叶的精神将完成最后一次升华。我们可以借助小说里的原话来表述:

再也没有恐怖,我已经不再寂寞。

因为我终于领悟到,

我们,恋爱了。

所以我们一定会再次相逢。

所以我们不会放弃。

我要活给这个世界看。

哪怕再大的事情发生,即使星星坠落,我也要活给这个世界看。

这几句话是三叶的内心独白。如果说,在这之前,三叶的一切进步,都是得益于男主的帮助,那么在这里,三叶将从爱情中获得突破自我的力量。

爱不是依赖,而是源源不断的支持与鼓励。

根据设定,如果当时泷写下来自己的名字,那么有很大的可能,这个字将消失不见。(参考男主第一次到达糸守的时候手机里的记录被神力抹去)。而就算这个字没有消失,三叶也只是获得了一个名字,而不是一份情感——我爱你,比我的名字更重要。

泷在互换身体的时候帮助三叶克服了软弱,在约会的时候让三叶认识到了自己的真实感情,而这一次,帮助你的,不是泷,而是三叶自己的情感,从自己身体中迸发的爱的力量

这种力量让遍体鳞伤,几乎虚脱的三叶重新站了起来,用最坚定的眼神重新跑向父亲的办公室——而这种力量,将支持她度过剩下的8年。

这里,三叶的动作描写与之前有着天壤之别。之前的跑步动作,由于极度的疲倦已经变形,也是很多观众吐槽这里的动作描写不自然。在站起的瞬间,有一个身体向左险些摔倒的细节,而三叶绊倒的就是左脚——应该是扭伤到了……

而三叶还是忍痛坚强的站了起来,从迈开脚步,挥动起胳膊开始,每一个动作都充满了希望与力量感。三叶至此,完成了人物塑造最为完整的部分,坚强而坚定,内心拥有了强大的信念,而这样的蜕变,让父亲在最后的时刻,看见了亡妻二叶的影子。

——二叶,你始终是正确的啊。

4.3 拯救小镇之后

在人物设定上,三叶的身体描绘都交给互换后的泷来完成。自然,这个充满荷尔蒙的高中男生,对于三叶的身体是赞不绝口。

然而,这样一个美丽的女子,一个人等待了8年。

我们难以想象2021年的世界到底有怎样的景象,但是今年是2016年,8年前,发生了什么?
2008年,北京还在开奥运会,安倍晋三还没有上台,人们还没有使用智能手机。

让你从那个时代等到现在,等一个你不知道他的名字,甚至不能确定他的存在的人,你能做到么?

三叶做到了。

25岁的她,在离开家乡,走向东京的路上,又见到了更多的人,更多的事。与她同龄的优秀男子茫茫之多,三叶却在等一个小她三岁,懵懵撞撞找不到工作,甚至不能确定是不是还真的存在的一个人。

支撑她继续寻找下去的这种力量,在8年前湖边公路的那个拐角处,就已经占领了三叶的内心。如果经历了如此挫折却仍旧用心强大的内心相信爱情的人,诚哥还不肯给good
end,那真的是要寄刀片了。

总结:

整体来看,三叶的内心发展经历三个历程:

互换的那一个月:重拾自信,重建关系,认识到自己的真正的内心感情。

山顶黄昏之时的见面:获得了爱的鼓励与肯定,自己付出的一切情感的到了回报。

摔倒之后看见“我爱你”:精神完成升华,强大的内心和勇气鼓励她寻找真爱。

那么,最后回答问题,到底如何评价宫水三叶?

在与男主互换之前:自卑,懦弱,拥有想要改变自己生活状态的念头,却又总是因为软弱而输给了现实。

在互换的一个月中:逐渐开朗,坦诚,虽然仍旧偶尔胆小怕事,但是紧闭的内心却在逐渐打开。

去东京见泷时:对自己真实的情感有了真切的认识,获得了强大的行动力和决心,克服了曾经的软弱和胆小。

在山顶会面之后:坦诚而真实,毫不掩饰自己的情感,相信自己付出的爱获得了回报。

摔倒重新站起之后:坚强,勇敢,充满毅力,内心变得强大,并且敢于直面自己以前畏惧的存在(自己的父亲),并为了爱情而无比的专一,为了寻找真爱而一个人等了八年。

笔者承认,泷对于三叶的感情发展存在着一些硬伤。比如,泷并没有像三叶一样憧憬乡下的生活,而三叶除了帮助泷获得了奥寺前辈的好感之外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额外帮助。而且,除却两位主角之外,剧中其他人物的塑造都或多或少的存在短板和脸谱化,但是三叶这个人物的塑造,无疑是圆满的。虽然想要补全这个人,需要很多额外的资料,但是,非常值得庆幸的是,诚哥终于一改以往人物塑造不够完整的硬伤,成功的塑造了一个有血有肉,时而毫不遮掩的率真,但又勇敢坚强的,宫水三叶的形象。

==========================分割线==================
==================以下部分为更新内容================
==================以下部分为更新内容================

1000赞了,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
我确实在写的过程中搞错了很多地方,谢谢评论中的指点。
1. 首先两人相遇不是2023年是2021年,我搞错了时间
2. 小镇现任播音员是沙耶香的姐姐不是她妈妈

如果有其他的地方的错误或者冲突,请各位不吝指出!

另外补充一下,漫画6,7话出了,而且翻看评论突然想到一个很有意思的角度就是用三叶上身的泷来看看真实的三叶是怎样的性格。

补充内容1:从漫画中透露的信息重新审视三叶的东京心碎之旅

首先我们探讨一下,从漫画6,7话能看出什么:

首先。三叶的头绳是二叶,也就是她母亲给的。漫画里面,二叶知道自己大限将至,把自己的印有彗星和糸守湖的头绳给了三叶。而在二叶把头绳给三叶的时候,父亲却找个理由把四叶带走了。

参考一下宫水家族的历史,她们被设定是平安时代四大家族的后裔,在糸守湖周围定居,家族最早的产业是开采由彗星撞击带来的铁矿石,并且保持着高度的封闭宗教统治结构,小镇直到1973年才用上电。

而宫水家族的继承人从几百年前全都是单传女儿的。因此,按照习俗,应该把神社继承给大女儿三叶。同时,由于当地在宫水俊树担任町长之前,前任町长保持着这种宗教统治的氛围,因此村民,包括一叶,都认为二叶的死是神的授意,所以并没有感到什么悲伤。唯一感到不理解的,就是三叶的父亲,二叶的丈夫。这也是宫水俊树后来通过重金收买敕使的父亲,当地最大的建筑承包商,来使自己上位,改换小镇面貌的原因。

OK,那么,三叶平时用来绑头发的,是她母亲单传给她的遗物。这个东西,甚至连她妹妹四叶都没有权利获得。可以说,这个头绳传递给三叶的时候,二叶冥冥之中就已经预示到,三叶将肩负起拯救小镇的任务。

然而那个时候刚刚学会煎鸡蛋,还不会制作组纽的三叶,并不理解这背后的含义。

然后在漫画的后面,三叶一个人跑到东京,见到当时国中生的泷,泷表示自己并不认识三叶,三叶有一个细节,就是张开了嘴,想要说什么,却又没有说。

然后,细思恐极的是,她把母亲单传给她的遗物,给了这个陌生的男孩。

如果真的在现实世界中,假如你的母亲去世了,你会把你母亲留下的遗物毫不犹豫的给一个远方城市的陌生的男孩?

到这里我才突然想到,三叶对于泷的感情有多么,多么,多么,多么的深厚。我在看到漫画之前,以为那个结绳只是三叶平时在家自己做的,如果没有了还可以再做,没想到,是她母亲的遗物。一切故事的开端,都从这里开始。如果2016年的泷没有戴着三叶三年前给她的结绳,就无法在奥寺的提醒下回忆起神社和口嚼酒的位置,就无法完成最后一次穿越来拯救三叶和整个小镇。这一切的开端,是三叶把母亲的遗物,给了这个当时并不认识她的人。

三叶为什么要把这么重要的东西给泷,即使泷表示,我不认识你?我对于这一部分的理解是这样的:在三叶首先看到泷之后,她害羞的低下头,红着脸(好可爱啊卧槽)希望泷能主动认出自己。当发现泷沉迷背单词无法自拔的时候,就主动的对泷说,是我啊。

泷:你是谁?

三叶这里在动画里,明显眼眶已经湿润了,她勉强不让自己哭出来。而漫画里,则是她张开嘴,想要说什么,但一直没有说。这个有史以来第一次让自己张开心扉,勇敢的追求爱的人,却残忍的回绝了。但是三叶仍旧选择相信他,相信这个自己绝不会认错的人,把自己母亲的遗物给了他。

这里我不说“结绳”而说是“母亲的遗物”,甚至可以说是整个宫水家族几千年来传承到三叶身上责任的象征,就这样被送出去了。三叶的心里想必是收到了最为严重的打击。一个在我心中,已经和我的父母具有同等地位的爱人,一个帮助我重新拾起混乱的生活,建立起新的自信的人,却在最根本的意义上,否定了这一切。如果我要是三叶,想必自杀的心都有了。

但是,三叶即使如此,仍旧选择相信他。这一次的东京之旅,最大的泪点不在于三叶花费了所有的积蓄,不在于三叶暴走一天酸痛的双脚,而在于:

即使你忘记了我的一切,我仍旧坚持相信你,把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托付给你。

二叶在把自己的头绳交给三叶的时候,也应该预示到了这一天的存在吧。她如此相信自己的女儿,就如同三叶如此的相信这个并不认识她的小她三岁的男孩,能够拯救自己与这个世界。

补充内容2:摘下滤镜看三叶

新海诚的动画,或多或少都存在着大量的美化。不管是画面上还是情节上,都充满着丰富的理想主义色彩,并且毫不吝啬的把这种色彩泼洒在名为现实的画布上。这也是新海诚电影获得大量好评的原因:给人们带上一个名叫“美好”的滤镜来观察现实的场景和故事。

新海诚在这部作品之前,是相信“百分百女孩”的,也就是认同“每个人都一定存在一个完全与自己互补且配合的个体”这样的信念。然而这样的情况,在现实生活中,是不可能出现的。三叶作为泷的“百分百女孩”,实际上经过了大量的美化描写,这一方面是商业动画塑造一个高人气人物形象的需求,另一方面,也是诚哥在人物设计上显得单薄的原因所在。人生来就有七宗罪,但是动画形象总是少几宗。

不过这部作品里三叶的人设不是诚哥啊哈哈哈,所以三叶明显比以前的作品中的人物丰富了很多。动画人设里面最为擅长的手段就是把实际人类中性格上的缺点无限缩小乃至于看不见,又把优点无限放大成为人物的主要形象。加上诚哥一贯的“美化现实”的手法,我们看到的三叶,那个在屏幕上的三叶,是透过我们被新海诚戴上的滤镜的。

如果三叶是一个真实存在的女孩子,我们摘下动画中的滤镜,把她从屏幕里拉出来,还原她的缺点,她会是什么样的?

1. 三叶由于家庭环境的原因,曾经一度非常自卑而软弱。这一点前面已经分析过了,不再赘述,原来的描述已经删除,谢谢

的提示。

2. 三叶并没有什么城府,说话心直口快,喜怒哀乐全写在脸上。
我一直在想,为什么要设计一个打工餐厅遭遇客人刁难的情节。一方面,表面上来看,这是三叶给泷创造接近奥寺前辈的机会,但是三叶在店里面表现,也体现出她实际上并不能好好应付大城市人心的套路。客人刁难说披萨里有牙签,三叶心直口快地说”我不觉得后厨会有牙签“激怒了客人,而奥寺则经验丰富的过来给客人打了圆场。然后发现裙子被划破,三叶也是一把就把奥寺拉近工作间,并且直白的要求奥寺把裙子脱下来…….三叶你也太实在了,想到啥就干啥啊!

所以泷在互换了一段时间之后,对三叶愤怒道,要三叶不要随意改变他的人际关系。明显的,三叶主动出击的态势,让泷和其他一起打工的男同胞之间出现了摩擦。泷没有主动出击追求奥寺,应该也是有自己多方面的考虑。毕竟在大城市,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更为复杂一些。——但是三叶不管这么多。心直口快的她既然翻照片看到了泷在追求奥寺,那我就帮你追到不就好了?三叶你果然脑子一根筋啊。

3. 三叶有方言口音的。虽然上白石萌音自己发挥的”~ya“尾音让人觉得很萌很可爱,但是实际生活中方言并不一定是这样的。就拿日本来说,关西方言,关东方言,大阪方言等等不同方言区的人实际上存在着互相歧视的现象,并且越偏远的地方越严重。这一点,和TG比较类似,只不过动画里没有体现出来,却把这种带方言的尾音设计成了一个萌点。

4. 三叶由于身处一个没有什么花销的小村镇,导致她在消费上较为谨慎。【感谢 @康湘宁的提示 】根据另一个考据帖子里面的信息,三叶用的是很便宜的200日元一支的铅笔。而且三叶用的是iphone5而不是5S——在设定集里面有专门提到过型号——至于为什么没有画home键小方块,可能是担心涉及外观侵权的问题。实际上,三叶并不是很壕的总在用最新款的手机。
另外有一些资料中指出,三叶的内衣都是很高档的款式,种类也很多。这里其实也说明一个问题:三叶家里还是很富裕的,像手机,衣服这些不能自己买的东西,家里很舍得给三叶花钱。而如果是三叶自己,实际上零花钱很有限——三叶的父亲长期不联系,而外婆又是一个很传统很强势的女性形象。三叶也很自然的在花销上不大手大脚——用非常便宜的文具,只喝自动售货机里的廉价果汁。诚然,小村镇里面能花钱的地方也不多。后来彗星撞击前一天,三个人在废弃的活动室里面探讨作战计划的时候,沙耶香说了一句“三叶你比平时大方多了啊!”——三叶平时比你的同龄人还小气吗。。。。。。。

5. 根据设定,三叶实际上严格来说属于当地的名门望族,受过良好的教育,理应具有远高于当地平均水平的个人气质和修养。而在实际上,她也的确达到了这一点。至少,在巫女舞的表演那里,三叶表现出了在当地同龄人中遥遥领先的气质。但是,三叶内心仍旧是一个小女孩的心态。当她来到东京时,便放下伪装,流露出了真实的一面。(非常可爱!)

艺术之所以要源于生活,就是在设计人物的时候,永远没有脱离开人的普遍形象。但是还要高于生活,就要缩小她的缺点,放大她的优点,给人以更加美好的形象。

所以在后来,三叶必须要在泷的指引下,一步步成长。

关于三叶在后面剧情所表现出来的一切优秀而美好的品质,这里不再赘述。作为男性观众而言,在荷尔蒙的刺激下,可以毫无保留的用不重复的溢美之词把三叶的美好品质写满一张A4纸正反面。但是,这才是我为什么想要探讨一下,摘下滤镜的三叶是怎样的。因为,正如前文所说,爱情不只有热吻和钻石,还有锅碗瓢盆和彼此的脏衣服臭袜子。

在现实中,你的女朋友可能根本就没有三叶那么漂亮,那么勇敢,那么坚强,那么温柔,那么善解人意。

但是你的女朋友却可能说话口无遮拦,不懂得察言观色,并且花起你的钱来毫不心疼。

但是,动画里的泷,接受了三叶不完美的这一切。而只有在这第一步互相接纳之后,获得爱的三叶才向泷展示出了她美好而强大的内心。
但在现实中,我们往往都败在了第一步,为了琐事而吵闹,为了生活习惯的不和而闹分手,就像泷与奥寺的约会一样,双方连面具都不肯摘下,又怎能看到彼此内心的光辉呢?

至此,三叶这个人物的分析也就差不多了,再多说下去有狗尾续貂/过度解读之嫌。宫水三叶终究是一个商业动画里被人设计出来的形象。每一个沉迷于她的美好的人,都不得不接受三叶在现实中并不存在这个事实。然而,我希望,如果经过我的分析,每一个恋爱中的男性或者女性,都能更为包容而主动的去发现彼此身上的美好之处,那么,你们获得的幸福,将与动画中你们所期待的,别无二致。

编辑于 2016-12-20

原文链接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53287627/answer/135306517